《初戀》──不該背負的重擔


作者:島本理生
出版日期:2019年06月27日
閱讀日期:2019年07月04日
入手方式:試讀活動(感謝采實文化與陳小姐)

人類是有著多種面相、難以捉摸的生物。──節錄自P.19

閱讀《初戀》的過程中,一直有股濃濃的違和感在我心頭縈繞,明明是事先買了菜刀,才跑去父親工作的學校刺殺他,怎麼看都是有預謀的蓄意殺人,凶手聖山環菜卻說自己也不知道殺人動機是什麼,還一再強調自己「很愛說謊」(真的愛說謊的人根本不會承認自己說謊吧!);而她的母親明明同意了出庭當檢方的證人,卻怎樣也不肯為女兒作證(母女關係到底有多不好?);不僅如此,在前男友、好姊妹與親生母親的口中,所描述出來的環菜竟是完全不同的模樣……

另一方面,接受委託要為聖山環菜寫書的臨床心理師真壁由紀這一邊,也同樣充滿了違和感──她的母親像是帶著罪惡感般百般討好,但她卻不怎麼願意跟母親好好相處,甚至要靠丈夫幫忙擋掉對方的來訪;而和小叔迦葉(同時也是環菜的辯護律師)之間的尷尬互動,也似乎暗示著他們曾經有過什麼不為人知的過去。

這些「好像哪裡不對勁」的違和感,有的是透過描述呈現,有的則是透過對話傳達,在情節的推進中暗暗醞釀著情緒,隨著線索一一浮現,揭露出無比震撼的事實:原來,不是只有身體上的傷害才是傷害,心靈上的創傷更加危險。因為這樣的傷害往往來得無聲無息,有時候連自己都不見得會意識到,不僅肉眼無法觀察得到,我們甚至無法警覺自己需要迴避傷害的來源,更不會知道要向外求助(又或者是求助的對象也沒有意識到嚴重性),內心就這樣漸漸被扭曲,漸漸被黑暗籠罩,化作根本不該背負的重擔。

《初戀》確實不是正統的懸疑推理故事,雖然其中有謎團,作者也布置了相當充分的線索,結尾也確實有解謎,但是缺少了「推理」的環節。事實上,「推理」是發生在讀者腦海裡的,我們可以利用這些「不對勁」的線索進行推測,最終再和作者給出的真相相互印證(不過,想要完整推斷出百分百的真相,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故事裡的「偵探」真壁由紀,除了肩負挖掘線索的重責大任外,也在探尋聖山環菜內心傷痕的同時,重新回顧了自己曾經遭受的傷害,並藉以解開心結,獲得重生。

個人喜愛度:★★★☆

【延伸閱讀】
洪仲清:從關係的鏡中看見幼時受傷的自己──讀島本理生《初戀》(OKAPI閱讀生活誌)
【推理小說.日本】島本理生《初戀》(BY 冬陽)
比青澀更青澀的苦果──讀島本理生《初戀》(BY 栞)

【島本理生作品集】
→ 初戀(博客來讀冊Readmoo
→ 愛,不由自主(博客來讀冊
→ 不當祈禱(博客來讀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