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屍剝繭》──比起血腥的解剖場景,人性的惡意更加令人不適


改編自費策克筆下作品《解剖》的電影《抽屍剝繭》,從一開場就充滿了緊湊懸疑的驚悚氛圍,每一幕都令人不自覺屏息,尤其是近距離拍攝的解剖場景,絕非日劇裡靠借位、一閃而過,時常只能看見一片模糊的畫面可比,保證清楚又血腥(至於是否足夠寫實,恕我無法評斷),絕對不適合在吃飯的時候欣賞。

不過,相較於那些看了容易食不下嚥的視覺衝擊,片中所展現的惡意與殘酷更加讓我感到不適──不管是強姦犯施加在被害者肉體與精神上的雙重凌辱,還是為了報復而把無辜者拖下水的行為,抑或各種離奇殘虐的藏線索手法。畢竟屍體已經是死的了,不會爬起來襲擊你(除非是喪屍片),而惡意則是活生生的,你甚至不會知道它隱藏在周遭的哪個角落,在你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就突然跳出來凶狠地咬你一口。

※ 可能會爆雷,請自行斟酌要不要往下看 ※

身為一位有職業素養的法醫,不牽涉任何私人情感,忠實且客觀中立的完成驗屍報告,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所以儘管面對同事動之以情、誘之以利的請求,儘管知道真正的報告提交上去,犯罪者只會被關上少少的幾年,很快就能出獄回歸社會,保羅還是堅定地拒絕了造假。我認為他的選擇並沒有錯,因為如果人人都憑私心任意扭曲證據,那社會豈不是要大亂?

當然了,站在受害者家屬的角度來看,保羅的選擇肯定不會是對的,因為以結果論來說,犯罪者確實只被關了幾年,並且出獄後很快又犯下新的案子,再度害死一名女孩,顯然毫無悔意,罪大惡極。而沒有真正經歷過他們那樣的痛,不可能知道什麼叫做恨到失去理智、什麼叫做恨到想要毀滅一切,可是無論如何,既然生而為人,我認為都應該要有自己的道德底線(也就是怎麼樣都不該做的事情),因此雖然可以理解他們為什麼想讓保羅承受同樣的痛(或許也有想要測試保羅的意思:當他站到了受害者家屬的立場,面對再一次困難抉擇,是否還能如以往一樣堅定?),但我完全無法認同這種把無辜者拖下水的行為。即使他們沒有真的讓保羅的女兒和強姦犯共處一室,可是把她一個人關在小房間裡,播放受害者的遭遇影片給她看,難道不會造成心理創傷嗎?(說到這個,漢娜在直昇機上還有辦法跟保羅相視而笑,真是看得我???)

其實嚴格說起來,受害者家屬並沒有真正下手殺人(除了自己),藏著線索的四具屍體之中有三個是自殺的,唯一一個他殺還是強姦犯下的手,而對付強姦犯也只是割他舌頭(怕他太快死還幫他縫合傷口)跟最後殺人未遂,好像也沒怎麼折磨他,手段算是挺溫和(?)的,反倒是對付昔日的同事還比較凶殘,總覺得有種搞錯了報復目標的感覺。如果要說做這些是為了控訴司法輕縱罪犯,讓社會大眾知道一切,那又何必大費周章設計一連串線索給保羅追蹤呢?怎麼想都覺得他們的做法太過曲折……也或許是試圖用理性邏輯去理解兩個失去理智的人的行動的我有問題也說不定(好繞口的一句話 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