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蘭與韋駄天》、《冬季悲歌》


姬宮アユミ(ayumi)工作大樓的樓上搬來了一個新鄰居,是稱為「名偵探巫弓彥」的奇怪大叔。當アユミ頻繁在鎮上遇見四處打工的巫弓彥,便在好奇之下衝動的跑去詢問巫弓彥,鎮上是否有什麼事件發生。原來アユミ想成為作家,並且是一名記述名偵探所遇奇妙案件的作家。於是,故事就如此這般展開了……。

一開始看到巫弓彥的招牌時,我還傻了一下,心想只從11點開業到19點,才8個小時,會接得到工作嗎?大概是我已經習慣咱們台灣人拼死拼活,服務業總是不開滿12小時不甘願的賺錢態度了吧……。隨著故事進展,看到巫弓彥說「妳認為當個《名偵探》就能填飽肚子嗎?」,想起從前看過書中的名偵探,總是每天無所事事閒晃渡日,彷彿委託人給的錢就足以「開張吃三年,三年不開張」,所以當巫弓彥說出這麼「生活化」的一段話,實在是太貼切也太爆笑(就好像在諷刺其他小說中的名偵探一樣)了。不過看了這句話,我想我也能夠理解為何巫弓彥只有8小時能待在事務所裡了,畢竟其他的時間他得四處打工以維持生活所需啊。

《蘭與韋駄天》中有兩篇故事,都是屬於「日常生活之謎」型的犯罪事件(是我蠻喜歡的類型),雖然後篇因為不熟日本地理位置而有些難以理解,不過還是挺有趣的。而《冬季悲歌》則是從《蘭與韋駄天》後篇的故事延伸而出的故事,アユミ到京都旅遊,巧遇當時的委託人─樁小姐(而且アユミ還偷偷期望樁小姐能和巫弓彥配成一對),這次不再是「日常生活之謎」了,而是真真實實發生的殺人案件。巫弓彥遠在千里之外,只聽了アユミ的電話報告就馬上知道兇手是誰,雖然這樣,他仍不願當個「安樂椅神探」,硬是要跑到京都確認他的猜測。

巫弓彥這個人,該怎麼說呢,雖然從頭到尾沒提過他的年齡,不過從人物畫看起來就是個大叔型角色,就連個性也很大叔,而且還是個沈默寡言的怪人,給人很沉穩腳踏實地的感覺,我還蠻喜歡這樣「特別」的偵探(笑);而華生助手アユミ則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從故事的伏筆看得出她有一段悲傷的過去,也許是寫在別本書裡吧。期待有機會能再看到這對有趣的偵探搭檔(偷偷盼望他們倆人總有一天會在一起)。

兩本漫畫比較起來,我還是較為喜歡《蘭與韋駄天》,《冬季悲歌》感覺上太悲了(還有被害者生前的所作所為,真是爛到讓人想說「死得好!」),再加上作者使用了不少法國文學的相關資料,很不容易看懂。雖說講到謎底,大部份人都會對這作品有印象,但我想除非是特意接觸,不然很少有人能將那些拗口的作者名字記得一清二楚吧。

個人極主觀評分:《蘭與韋駄天》★★★☆《冬季悲歌》★★☆

【延伸閱讀】
蘭與韋馱天 & 冬季悲歌(BY 栞)
北村薰 – 冬季悲歌 (未讀可入) (BY 好人─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

【相關連結】
名偵探巫弓彥─蘭與韋駄天(金石堂網路書店)
冬季悲歌(博客來網路書店)
北村薰(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

感謝寵物先生大方出借

2 Replies to “漫畫:《蘭與韋駄天》、《冬季悲歌》”

  1. 耶,為什麼你和栞都找的到這兩本,我家附近的出租店都沒有(淚灑)
    《蘭與韋馱天》甚至網路書店都找不到了…(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