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變再變的觀感──《我是傳奇》


初看到《我是傳奇》的預告畫面時,我以為它是一部災難片;得知故事劇情概要後,因為有病毒字眼,我以為它是像《惡靈古堡》那種類型的驚悚恐怖片;上映後,看了幾篇網路上的心得,似乎「孤獨」才是這部片的主要焦點。

片頭,一段看似沒什麼意義的新聞畫面(但其實跟病毒的來源有很大關係)後,鏡頭轉到「三年後」,一片荒涼沒有人跡的紐約,一個又一個破敗的都市殘影。我心裡頭想,可惜我對紐約市並不熟悉,今天如果換做是一個常去紐約的人來看這些畫面,想必能夠指著畫面說「啊!那裡我去過」,而更覺得震撼、更有感覺吧。

(以下開始有劇情,未看者慎入)

靜悄悄的紐約市,一人一狗瑀瑀前行。沒有人可以對話,只能對著心愛的小珊、路邊的假人自說自話,假裝自己還生活在人群之中。日復一日傳送著尋著倖存者的電波,日復一日期待著其他倖存者的聲音,日復一日,研究著可以殺死病毒的血清解藥。不禁想起多啦A夢中曾經有那麼一個故事,大雄使用了「如果電話亭」,許下了世界沒有其他人的願望,一開始他十分享受,幾個小時後他開始驚慌,世界是如此空曠,無論自己做什麼都沒有人會回應,孤獨與寂寞,可以逼死一個人。大雄最終仍盼到了多啦A夢前來拯救,而羅伯奈佛呢,只有一條狗陪伴,靠著找到其他倖存者與成功研究出血清的希望支撐著他。

一千多個日子的孤獨還是太可怕了。當黑暗獵人以陷阱捕捉羅伯,小珊為了從染病的狗手中救下羅伯,而慘遭感染;不希望小珊也變為受到生存本能所支配的感染狗,羅伯只好親手扼死自己最親密的朋友。實驗一再失敗,連小珊也死了,羅伯終究是承受不了痛苦的情緒與一再積累的壓力,他決定埋伏暗夜獵人,即便自己要死,也要多拖幾個暗夜獵人下水。

就在羅伯自殺行動即將成功的那一刻,救星來了,是羅伯與小珊期待已久的其他倖存者。諷刺的是,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小珊去世,羅伯失去一切希望後才出現,清醒後的羅伯,真是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生氣,他甚至找不到宣洩怒氣的出口,只能連話也說不清的逃到大浴缸裡整理思緒。

倖存者安娜,帶來了倖存者團體的消息,然而羅伯根本無法相信,身為最清楚當年疏散真相的軍方高層生化學家,又有誰能比他清楚這項病毒的可怕呢?當羅伯問出了「妳如何確定有倖存者團體?」,安娜卻回應「是上帝告訴我的」,這啥鬼?!我相信當時我的臉一定像小丸子一樣出現三條黑線。

當兩人仍為上帝爭論不休,天漸漸黑了,循著昨夜逃亡行動追蹤而來的黑暗獵人將要帶來死亡與毀滅。這段就真的是惡靈古堡式的驚悚動作片了,即便朋友說這部片對於尋求刺激的觀眾來說太過溫和,但對於我來說,還是有些過於刺激,中途常被突然冒出來的東西嚇很大一跳(我需要收驚啦,嗚嗚嗚)。看羅伯有條不紊的將佈置好的陷阱一一啟動,走到哪都生得出武器來對付變種人,我當下有一種「好樣的羅伯你準備得真是周到吶!」的感覺(炸)。

很喜歡電影裡的一種手法(不知道該稱讚原著小說還是編劇,又或是誰),在講述一件事時,不是直接用台詞或畫面去表達,而是東放一個小細節,西放一個小細節,讓觀眾隨著劇情的進展,漸漸的將這些細節拼湊起來,形成電影想要傳達的內容。結局雖然能解釋片名,但整個故事這樣看下來,總覺得結局與片名很灑狗血、很多餘吶……(那個美好到像童話故事的營區是怎樣啦!囧)。

電影結束了,卻遺留下許多疑問。像是為何只有人、狗、老鼠被病毒感染,而鹿和獅子卻沒事?既然羅伯自己一個人都可以全世界放送廣播了,為什麼倖存者營區的人不這麼做?暗夜獵人的那個首領,看來不如羅伯說的沒有智能,他會學習羅伯放陷阱的方法!然而到了攻進羅伯家的時候,又只剩下本能反應而已,怎麼前後不符啊?還有那個「上帝說」到底是出場來幹嘛的?是安娜不想透露消息來源所以隨便找個藉口?但後來羅伯又突然認同了她的說法?

個人極主觀評分:★★★

【相關連結】
威爾·史密斯(維基百科)
我是傳奇(維基百科)
我是傳奇(官方網站)

【延伸閱讀】
[電影]我是傳奇(BY 輔大猴)
傳奇不當為妙──法蘭西斯勞倫斯的【我是傳奇】
(BY 城堡岩小鎮鎮長)
我是傳奇(BY 栞)
我是傳奇/法蘭斯˙羅倫斯(Francis Lawrence)(劇情洩漏有)(BY 路那)

◎我知道寫得有點鬼打牆,而且到後來還有些語無倫次,不過看在我寫到頭痛的份上,隨便看看就好吧(淚)
◎特別喜歡一個畫面,就是預告中也看得到的,羅伯與愛犬蜷縮在大浴缸裡,彷彿回到人類初始未出生那時,蜷縮在母親子宮裡的模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